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目的是消除过度通胀的弊端。

编辑:和你遇见更新时间:2020-06-04浏览:113 次

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目的是消除过度通胀的弊端。 图片来源网络,如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央行决定从3月25日起将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上调0.5个百分点。上调后,大型商业银行对央行的存款准备金率高达20%,即每100亿元存款将冻结20亿元。

自去年以来,中国央行已9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幅度总计4.5个百分点,冻结了存款类金融机构逾2万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这是历史上罕见的举措。这在消除通货膨胀的货币基础因素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在抑制商业银行的贷款冲动方面也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统计显示,2月份新增贷款超过5000亿元,约为去年同期的一半。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耕秋收”是商业银行资本运作的规律,即春季是放贷的季节,这将为三、四季度收回贷款利息、增加利润打下坚实的基础。然而,贷款在2月份收缩如此之大,以至于央行下大力气提高存款准备金率。

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过度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弊端已经出现。准备金率的提高直接收紧了商业银行的流动性过剩,并通过商业银行间接影响了整体社会流动性,从而实现了消除通货膨胀货币基础的目标。前提是整个社会的过剩流动性必须顺从地进入商业银行的大笼子,即金融,然后中央银行将通过准备金率从商业银行冻结它。如果社会整体流动性过剩不进入商业银行,形成社会热钱,那么央行就无法达到提高准备金率的目的。相反,这将导致商业银行内部头寸前所未有的资金短缺,给商业银行带来巨大的财务压力和经营压力。目前,这种现象已经出现。上海银行间拆借市场的短期利率每隔一天、每隔一周就达到历史罕见的高点。金融机构之间甚至存在非法吸收存款等竞争现象,这表明商业银行资金极度短缺。提高准备金率的目的是收紧银行的过剩流动性,但现在银行内部流动性不足,这表明调整准备金率的时机已经偏离。

问题出在商业银行和社会市场之间,即商业银行无法将社会市场的过剩流动性吸引到大的金融笼子里。原因是商业银行没有足够的手段将整体社会流动性吸引到金融笼子里。吸引整体社会流动性进入金融机构的主要手段是利率。目前一年期利率为3%,而今年1月和2月的消费物价指数同比通胀率保持在4.9%,即负利率为1.9个百分点,即100万元一年期存款的名义利率为3%,而实际利率降低了1.9万元。负利率如此严重,商业银行如何将社会市场的过剩流动性吸引到金融笼子里?

目前,货币工具使用的主要失衡是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之间的失衡——准备金率的过度使用,而利率太弱,两者不对称。要解决市场流动性过剩的问题,必须有一个利率,这个利率是资本的价格,足以吸引资本进入金融笼子,然后必须通过存款准备金率将资本冻结在笼子之外。因此,当务之急是央行必须尽快克服两者之间的严重失衡,尽快加息,以消除通货膨胀的货币基础。